[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37318kh.com >

如果马云把名字改成马芸会不会变成女人?

[时间:2021-07-28 09:57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过去一年中七成左右的利润来自贷款业务,仅仅因为把名字从蚂蚁金服改成蚂蚁科技集团,蚂蚁就从一个金融公司摇身一变,就变成了科技公司。谁觉得好笑了么?

  自蚂蚁拟上市之初,关于其是金融还是科技的属性之争从未中断。脱胎阿里的蚂蚁,数据很好,技术很牛,但其流量变现靠放贷也不是说说而已。对于蚂蚁来说,现在最主要的增长引擎,既不是赚取手续费的支付业务,也不是帮用户赚钱的服务收入,而是放贷得来的利息差。

  自2016年以来,由于监管压力和长远规划,蚂蚁一直试图改变其此前的“金融公司”印象。为此,从马云往下,蚂蚁不停地强调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从“蚂蚁金服”改名为“蚂蚁科技集团”,也可看出蚂蚁在有意淡化金融属性。

  按照机构预测,2020年,蚂蚁集团净利润可能超过320亿元,如果3万亿市值,则估值高达100倍。目前四大行估值仅5-6倍,只有宣称自己是科技公司,才能挣脱金融股的估值束缚。

  10月26日晚间上交所挂出的公告显示,蚂蚁的初步询价拟申购总量超760亿股,网下整体申购倍数达到284倍,巨无霸蚂蚁的抢手程度可见一斑。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显示,蚂蚁最终A股发行价确定为每股68.8元。

  蚂蚁极力脱掉“金融”的外衣,强调科技,除了有关估值,还能避免在金融强监管的背景下戴着镣铐跳舞。不过,从蚂蚁异常顺利登科创版的进程中,监管对其科技生态做出定调。

  10月24日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自豪的表示,蚂蚁上市定价已确定,成为首次在纽约以外地方定价的大科技公司,这在三年前想都不敢想。马云同时感叹,世界是神奇的。一个金融公司,把名字从蚂蚁金服改成蚂蚁科技集团,就从一个金融公司摇身一变,变成一个科技公司,估值暴增十多倍,如此神奇的事情,就真真实实地发生在今天的资本市场。

  同样让投资者感叹神奇的是,10月26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显示,蚂蚁最终A股发行价确定为每股68.8元。68.8的A股发行价叠加“688688”的上市代码,短短几个数字充满了纸醉金迷的味道。

  港股的发行价也于同日公布,为 80 港元,刨除汇率影响后与 A 股基本持平。

  按照A股及H股分别发行不超过16.7亿股,以及A+H发行新股总计不超过发行后股本11%计算(含绿鞋),蚂蚁集团本次两地发行市值约为2.1万亿元人民币。123图厍彩图图库2018

  按10月26日A股收盘价计算,蚂蚁市值已然超过了“工(1.79万亿)农(1.13万亿)中(9538亿)建(1.61万亿)” 国有四大行以及中国平安(1.5万亿)的市值。

  另外,按照发行价计算,蚂蚁近12个月市盈率为48倍,未来3年(2022年)市盈率仅24倍,约为科创板上市公司发行市盈率平均值的1/3。

  一旦变成了科技公司,这个估值就不算高了,还有很大地提升和想象空间。于是有观点认为,和国内外PayPal、美团等其他新经济公司相比,蚂蚁集团的定价不算高了。

  上交所最新披露的资料显示,除了此前披露的阿里巴巴之外,蚂蚁在科创板的战略投资者包括:全国社保基金、中投、加拿大养老金、新加坡政府投资、淡马锡、阿布达比投资局等全球主权基金;国寿、人保、太平、中再、阳光、泰康等保险公司;中石油、招商局、五矿、中远海运等大型国企。此外,交行下属交银国际也是战略投资者。

  值得注意的是,蚂蚁的上市择时也十分微妙。目前,纳斯达克在历史新高附近,疫情不仅推高了估值还刺激了线上交易,此时上市融资,对于蚂蚁集团应是一个很好的时间窗口。

  在蚂蚁的变现端,收入结构主要由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服务、创新业务及其他三大类构成,上半年三大项占比分别为36%、63%和1%。其中,占比超过6成的数字金融科技服务可拆分为微贷科技、理财科技、保险科技三部分,而微贷业务,也就是耳熟能详的花呗、借呗、网商银行等,营收占比达到40%,且比重还在提升。

  脱胎于阿里的蚂蚁,数据很好,技术很牛,但其流量变现靠放贷也不是说说而已。

  蚂蚁强调的基于数字金融科技平台的科技能力,更多的是体现在通过对贷款申请者消费及还款数据的分析,提升金融产品销售、降低逾期风险方面,这些也是互金头部企业的标配。

  另外的“硬科技”则是蚂蚁集团的BASIC战略分别对应区块链(Blockchain)、AI(人工智能)、金融安全(Security)、万物互联(IoT)、云计算(Computing)。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这块创新及其他业务营收仅5.44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不到1%。

  占总营收比例不到1%,就有脸在自己脑门上贴个科技公司的标签。有网友笑称,芳草天。这个是啥梗,自己体会。

  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收入主要来自蚂蚁“就国内商业交易、按照交易规模的一定百分比向商家和交易平台收取的交易服务费”,也就是接入支付宝的商家和交易平台,在他们的消费者使用支付宝交易时,需要给蚂蚁支付一定比例的使用费。另外,这部分的少量收入来自于跨境交易、金融交易及个人交易和刚开始收取的商家服务。

  而对于蚂蚁来说,现在最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既不是赚取手续费的支付业务,也不是帮用户赚钱的服务收入,而是放贷得来的利息差。

  蚂蚁集团过去一年半信贷业务贡献的净利润占到了7成左右,其目前涉及了种种放贷融资服务。

  毫无疑问,蚂蚁极力的强调自己所属科技而非金融,除了估值的影响,我国对金融机构的强监管也是一大原因。

  10月24日的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创新对监管的挑战越来越大,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的激昂话语被解读为传统金融的“抱怨”。

  一石激起千层浪,后有前证监会主席峰要坚决整治披着“金融科技”外衣的金融乱象和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防止金融科技诱导过度金融消费,防止金融科技成为规避监管、非法套利的手段,防止金融科技助长“赢者通吃”的垄断,被视为对蚂蚁的有力反击。

  邹加怡同时指出,金融科技并没有改变依靠信用、使用杠杆的金融本质,在提升服务效率、增强金融可及性的同时,也加大了对金融安全的挑战。

  而单纯从大金融属性去看蚂蚁集团的成长性已存在一定的隐患。蚂蚁集团在招股书中提醒,其微贷科技平台业务可能无法维持过往的高速增长。该业务一直是蚂蚁集团整体收入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但其增长率在2020年上半年开始下降。

  2020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召开的《关于修改的决定》新闻发布会中,更是以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现行为15.4%),给诸多金融科技公司对外放款产品的利润空间做出定调。

  从下半年集中发布的一系列政策文件来看,“让放贷这件事回归银行”的信号愈发明显。

  2020年5月9日,银保监会下发的《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互贷管理办法”)中,第八条就明确规定,互联网贷款业务涉及合作机构的,授信审批、合同签订等核心风控环节应当由商业银行独立有效开展。

  并在第十五条进一步说明,商业银行应当确保具有足够的资源,独立、有效开展互联网贷款风险管理业务。

  也就是说,在监管眼中,商业银行在互联网贷款中的角色不应仅仅扮演资金通道,还应掌握主动权、把控全流程。

  不可否认,从管理层的定调来看,蚂蚁集体是典型科技生态公司。传统金融个股都是通过核准在主板上市,被监管定义为大科技属性的蚂蚁,在登陆科创板过程中被大开绿灯,从报稿到上会仅25天,蚂蚁享尽了红利。

  另有投资大佬私下表示:“这些年中国给了支付宝足够创新的机会,理念上很宽容,世界上也领先,脱离于央行之外的资金流,美国都没这么开明。现在做大了要高估值上市了,反过来怼监管。这几年监管不仅没有制止支付宝,还把它的对手都干掉了,所以谁都可以抱怨监管,唯独蚂蚁不可以。”

网站首页管l家婆中特期期准香港马会管家婆彩图香港管家婆开奖www.64757.comwww.37318kh.com